引用
  导语:2011年8月12日是现代PC诞生30周年纪念日,美国《连线》杂志网络版撰文对现代PC 30年来的发展历程进行了回顾。

  1981年8月12日,IBM 5150诞生了。这并非首台类似的设备,例如,施乐帕罗奥多研究中心(PARC)以前就曾经推出过一款“家用电脑”。但IBM PC的成功,尤其是5150的成功,却最终改变了人们对电脑的看法,并推动了电脑的普及。

  在PC发展史上,IBM 5150的地位至关重要,《时代》甚至将其评为1982年的“年度机器”。以下则是现代PC诞生30年来十大最具里程碑意义的产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IBM 5150诞生
引用
  这是程序员伟大的惨败:被微软逼上死角后,金山不得不踏入“投机性创新”的虚妄空间,但所有押注,终于没能为它挽回失去的辉煌。

  文 I 本刊记者 孙宏超

  2007年10月9日,金山软件登陆香港H股。求伯君的一个媒体朋友在文章中说:“金山在微软的阴影和盗版的围追堵截下生存了近20年……”
  2011年8月6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一个平凡的日子。但20年前的这一天,一个伟大的发明彻底改变了我们的世界——它就是互联网!20年过去了,这张无形的“天网”已将触角深入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也许,互联网不是万能的,但没有了互联网却是万万不能的——

  WWW开启的新世界

  1991年8月6日,提出互联网(World Wide Web,简称WWW)设想并被称为“互联网之父”的英国科学家蒂姆·伯纳斯-李和他的同事们在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简称CERN)的一部NeXT计算机上架设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互联网网站,域名是 info.cern.ch(如今这个页面早已“寿终正寝”)。该页面非常简单,介绍了WWW项目、超文本技术以及如何建设网站等。至于“互联网”这个名字,是由蒂姆·伯纳斯-李和他的同事冥思苦想而来的,他们也曾考虑过一些其他的名字,例如“Mine of Information”、“Information Mesh”等,但都不如“WWW”这么简捷有力,而这3个“W”也由此成为敲开互联网大门的“金钥匙”。
Tags: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简仁山 作

  像“沆瀣”、“魑魅”、“饕餮”这样的词语,试问有多少人可以提笔便写出?

  根据联合国定义的新世纪文盲标准,不能读书识字的人,称为“传统文盲”;而另一类不能使用计算机进行学习、交流和管理的人,也即“现代文盲”。

  电脑的普及在扫除了“现代文盲”同时,却带来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网络时代“传统文盲”,“提笔忘字”的现象出现在大多数人的生活中。

  据悉,我国研发的 “汉语能力测试”被认为是“汉语四六级”,而历时3年研制的“汉语能力测试”将于今年10月率先在上海、江苏、云南、内蒙古试点实施。

  “汉语四六级”能否拯救当下的尴尬?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语文特级教师邹寿元认为,通过能力测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提高人们对于母语的重视,摆脱提笔忘字的尴尬。
Tags: ,
政府主管部门对网游行业的监管正越发严格。

新闻出版总署、教育部等八部门日前联合发文,启动网络游戏防沉迷实名验证工作,2011年10月1日起正式实施。据媒体报道,凭借“防沉迷系统”近年的试运行,网游忠实玩家的比例从最高的80%下降到了30%。

网游“防沉迷系统”启动于4年前。

这一系统的核心内容为,被认定为未成年人的玩家玩网游的时间如果超过3个小时,则游戏收益减半;超过5个小时,则游戏收益为零。
Tags: ,
张邦松

微博的伦理底线在哪里?CCTV一不小心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之所以说“一不小心”,是因为按照正常的提问逻辑,CCTV的那则新闻本该引出的是另外一个问题。CCTV的报道称,一位自称郭瑶的用户,假冒温州高铁事件遇难者家属,借用他人照片发布了微博,散布虚假信息。同为新闻从业者,粗陋的专业知识告诉我,这时候提出的问题应当是:这些造谣者的伦理底线在哪里?而非“微博的伦理底线在哪里?”道理显而易见,某个组织中个体的行为并非天然等同于整个组织的行为,尤其是像微博这样松散的网络平台。如果按照CCTV的提问逻辑,我是否可以在赵安锒铛入狱之后也问一句:CCTV的伦理底线在哪里?所以,CCTV如果不是有意偷换概念的话,只能说明其业务素质有待加强。

但CCTV确实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即微博的伦理底线问题。对一个新事物来说,能否在道德上站得住脚,是它能否生存下去的前提,所以我们不妨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CCTV并未言明其所说的“伦理”是指媒体传播的伦理还是社会伦理,姑且认为是后者吧,因为社会伦理的涵盖面更为广泛。简单地说,伦理应该是一种关系,是一种以道德为纽带形成的关系。随着社会的发展,伦理的标准时常在变化,但一些核心的理念不易改变,例如善良、正直、诚实、谦逊等等。微博作为一个平台,本身没有伦理色彩,所以,对微博伦理的拷问,本质上来说,就是对微博参与者的拷问。就像对新闻伦理拷问,实际上是对媒体从业者的拷问一样。那么,微博的参与者们是否守住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伦理底线呢?
Tags: , , , ,
分页: 10/53 第一页 上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