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尸骨”下谁捞到了真金白银:资本还是小偷

快乐无极 , 2017/07/02 19:35 , 业界新闻 , 评论(0) , 阅读(324) , Via 本站原创 | |

 

  来源:品途网
  文/刘桓
  编辑/尹天琦
  在中国,捞尸人是一种古老的职业,他们的行业延续了数千年逐渐没落,如今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捞尸”这一个行业又再度兴起。 
  在北京东城区光明桥附近,护城河成了共享单车的“坟场”,多辆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被抛在河里。 
  入行三个月的单车猎人高原正带领几个伙伴打捞共享单车的“尸首”。部分共享单车被捞上岸,有的单车部分零件损坏,有的单车浑身长满藻类,惨不忍睹。
  高原告诉品途商业评论,因上周本河段开闸放水水位下降,河底的共享单车露出水面,于是派人打捞,1.4公里左右的河段内就打捞出30余辆共享单车。 
  这只是共享单车惨状的凤毛麟角。在杭州郊区,密密麻麻的共享单车“尸首”停放在一起。这些单车,一部分是因为影响交通秩序和市容市貌,被管理部门集中收治的,还有一些,则是遭遇了严重的破坏,变成了废弃街头的城市垃圾。
(某地停放的上万辆“停尸”单车)
(某地停放的上万辆“停尸”单车)
  为了减少违停和破坏,拯救共享单车已经形成一种职业,这些举报违停、转移单车“尸体”的人被称为“单车猎人”。
  高原就是其中一员,他一度担心共享单车会死于道德低下。 
  疯狂的融资和损毁
  6月16日,摩拜单车用一己之力赚足了互联网圈的关注度——摩拜超6亿美元E轮融资的消息登上了各大媒体头条。这轮融资不仅创下了共享单车行业最大单笔融资纪录,更是将摩拜2017年的融资成绩提升到了10亿美金左右。
  无独有偶,作为摩拜单车的最大竞争对手,ofo创始人、CEO戴威于6月27日透露,新一轮融资已接近完成,公司将继续扩大投放规模,年底前预计达到2000万辆(目前为600万辆左右)。一名消息人士透露,ofo本轮融资的规模预计在5亿美元。
  截至2017年6月,两家公司共计融资总额达20亿美元左右,各自估值也都超过了20亿美元。其中ofo背后站着17位投资方(包括机构和个人),摩拜背后有25位投资方。两家公司聚拢了目前中国实力最雄厚的财务投资人和战略同盟者。
  正是因为资本的持续推动,才能在一年时间里,让ofo和摩拜迅速成长为独角兽企业,因此,这样的融资速度和规模在共享单车行业已经习以为常了。
  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想要投这两家公司的投资人和机构之间的博弈称得上惊心动魄:
  最开始,资本对共享单车的态度是“也许有人感兴趣”,于是愉悦资本的创始人刘二海将信将疑地投资了摩拜近300万美金。
  不到一年后,投资这两家公司已经是资本的激烈竞赛了。因为滴滴的进入,而失去了领投ofoB+轮的机会,元璟资本合伙人刘毅然感到非常遗憾,“要是滴滴再晚一天进,我就投进去了。”
  共享单车最终沦为一场创投圈的拔河比赛,双方的代表分别是摩拜的金主马化腾和ofo金主朱啸虎。他俩背后分别是两大派系:腾讯、愉悦、红衫、华平、高瓴隶属于摩拜系,而滴滴、经纬、金沙江隶属于ofo系。
  从不看好共享单车发展,到不知道它为啥能拿这么多钱,资本正在策动一场战争,来粗暴地改写人们的认知。
  对于无报酬的单车猎人来说,这场资本的战争属于无硝烟的战争,他们嗅不到单车之下,金钱的暗流涌动,感受到的都是单车被损毁的触目惊心。
  高原所在的“共享单车猎人”QQ群里,每天充斥着这样的消息:
  “又在XX发现一辆上私锁的车!”
  “太缺德了,又有人把车座给卸走了!”
  还有人发现了不文明用车行为,召唤附近的“猎人”支援干架。
(护城河中的单车“尸体”)
(护城河中的单车“尸体”)
  由于单车猎人都是自发性和无偿性的,因此“猎人”们都有自己的职业或学业。高原就是在西二旗上班的一名白领,他“打猎”的时间,一般都是在下班路上,有时候是处于不经意,有时候则是刻意地穿行在小区,像散步一样悠闲,但又有着发现那些被藏匿的单车的警觉。
  在三个月的时间里,高原总共“解救”过50多辆共享单车,这种“解救”一般是把违停的车搬到马路边,但对于上私锁的,他们选择以暴制暴,“用牙签或者胶水堵死锁眼。”
  采用这种办法是因为没有剪锁工具,但这种以暴制暴的办法对于没有任何报酬的单车猎人来说,是重要的动力和快感来源。
  快感是极偶然的行为,更多的情况是无奈——将那些被破坏的单车报告给后台后,公司会受理并给举报者增加信用积分,但也仅此而已。
  大量被损毁的单车让这些一腔热血的“猎人”愤慨,但是公司羸弱的执行力则是慢慢浇灭他们热情的冷水。
  共享单车正在经历一场“资本是如何制造风口”的故事,用了1年时间,共享单车已经成为普遍被认可和接受的出行工具,但是从单车角度看,这或许是史上最惨的产品,破坏它的不光是黑车司机、普通用户,还有共享单车公司消极的地面运营。 
  虽然高原解救了几十辆单车,但更多情况下,问题单车还躺在原地,后续的地面运营置之不理。 
  大公司的烦恼和小公司的恐慌
  在资本将共享单车推向风口的同时,损毁率日益变高,单车“尸体”在大街上随处可见,是很多人对共享单车的第一感观。
  4月1日,戴威也曾表示,目前的损毁问题让他担心,“过高的损毁率对ofo的成本会有影响。”他介绍,ofo一方面会增加维护,另一方面也希望百姓能够更加文明规范的用车。
(单车被人肆意拆卸)
(单车被人肆意拆卸)
  如何降低车辆损毁率,是所有共享单车需要考虑的问题。除此之外,他们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如何盈利。
  摩拜单车CEO曾对媒体宣称,摩拜希望和投资人一起寻找盈利模式。
  在群雄逐鹿的时代,虽然ofo和摩拜的优势较为明显,但是从运营的角度考虑,他们要不定期推出免费骑行和红包车等活动。
  有业内人士按照每辆单车每年300天骑行,每天3次的使用频次,每次0.5元的收费标准,以及20%的免费使用比例计算,得出一辆摩拜单车的年收益仅为360元。
  由于摩拜单车的成本较高,因此每辆车需要运营3年左右才能收回成本,而且要保证每辆车不被损坏或发生故障。
  如何盈利,依然是压在共享单车头顶的一块巨石,在保证自己竞争力的同时,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将是共享单车之争的胜负杠杆。
  对于小公司来说,他们还没有机会考虑以上难题。光是如何增加投放量,扩大市场规模就足以让他们焦头烂额了。
  6月13日,悟空单车宣布停止运营,成为首家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
(悟空单车的停运声明)
(悟空单车的停运声明)
  6月21日,共享单车3Vbike在上线4个月就宣布“倒闭”,比国内第一家宣布倒闭的悟空单车的5个月还要短。
(3Vbike停运声明)
(3Vbike停运声明)
  倒闭潮如同多米诺骨牌开始连锁反应。那么,下一家倒闭的共享单车会是谁呢?  
  这个信号曾被多名业内人士预判——2016年年底,骑呗单车CEO周海有告诉品途商业评论,“真正的竞争会从2017年年中开始”。
  悟空单车的倒闭,原因众多,从公司CEO雷厚义的总结来看,公司做不下去的根本原因是面临供应链和融资难题。规模较小的共享单车公司,都在面临融资难的生死考验。
  国内创投圈在共享单车领域,早已被ofo和摩拜一分为二,现在还未入局的,要么不想染指,要么根本没有机会。
  新近加入的七彩单车也不能逆转这一颓势,尽管公司CEO罗海元称公司已经拿到1000万天使轮融资,并已开始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地投放,但这仍不能表明它成功的几率会大一些。易观分析师王会娥认为,行业的“时间窗口期”已经过去了。
(七彩单车)
(七彩单车)
  每天观察着单车运营的单车猎人也不看好后来者的发展,来自东莞寮步镇的单车猎人王梓认为,共享单车的投放量已经足够,“如果在运营方面不能优化,投入再多单车有什么用呢,还不是丢失和被破坏,沦为城市垃圾。” 
  独角兽的角力
  关于“看好哪家的发展前景?”这个问题,多半“猎人”把票投给了摩拜,主要原因是他们看了太多ofo小黄车的“惨案”。
  “猎人”小白认为,ofo的产品质量存在严重问题,运营功力也不如摩拜。近期摩拜的红包车先后与京东、必胜客、王者荣耀合作,庞大而精准的用户,为摩拜带来了巨大的广告价值。小白打趣道,小橙车一定成(橙),小黄车一定黄。
  把票投给ofo的,则是认为ofo在圈占市场方面更有优势。“我住的地方,ofo和摩拜的比例大概是3:1,甚至4:1,摩拜再好,大家骑不到也是白搭。”一位青岛的单车猎人表示,谁的用户多,使用频次高,谁才是赢家。
  类似这样的观点,ofo和摩拜的投资人也激辩过。
  ofo投资人朱啸虎借数据优势打压竞争对手,但是作为摩拜单车的投资方,马化腾将长期被诟病不够智能的小黄车称为哑终端。
(摩拜单车的七代智能锁迭代)
(摩拜单车的七代智能锁迭代)
  ofo早已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在今年3月,ofo上线了一批装配了智能锁的单车,希望通过以技术为核心的硬件来降低单车遭遇的破坏。
  在吸引了众人的关注之后,有网友解剖了这款声称与北斗导航合作的ofo智能锁,发现拥有全球卫星导航定位技术的“北斗智能锁”涉嫌造假,里面居然没有“北斗导航芯片”。
(ofo小黄车的智能锁)
(ofo小黄车的智能锁)
  另外,该网友将拆解后的ofo智能锁组装还原发现,ofo声称的“动态密码方案”也未能实现,时隔五小时依旧能用原来的密码打开同一部小黄车。
  虽然同为独角兽,但从一开始,ofo和摩拜就表现出了不同的气质和战略:摩拜发力技术和物联网,迭代了7次,终于有了目前的这把锁。据胡玮炜介绍,公司对产品质量的要求从一开始就是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ofo则是走了一条低成本,高产量,快投放的路子。虽然启动时间略晚,但是在占领市场方面,走在了摩拜单车的前面。
  两家公司在战略上的区别,为创投圈的分裂提供了重要条件。资本都根据自己对共享单车发展的理解,分别站位。ofo和摩拜成为独角兽的命运,早在进入市场时就已经被写定了。
  小公司因为资金问题而难以为继,大公司加速竞争,企图收割市场的关头,两家独角兽的角力力图在三个方向打开目前烧钱的局面:
  产品
  面对竞争重压,很多共享单车作出的第一个反应是产品进化,用新产品吸引用户和关注。ofo先后推出的“肌肉车”“公主车”引发关注,酷骑单车的土豪金单车也结结实实地刷了一把存在感。
(ofo的三款有代表性的车型)
(ofo的三款有代表性的车型)
  在产品方面稳扎稳打的摩拜也势必要进行产品迭代和优化,摩拜工作人员向品途商业评论透露6月16日完成的超6亿美元E轮融资,会继续用在产品的革新上。
  市场
  随着国内市场的趋近饱和,海外布局也是目前的竞争之一。
  目前,ofo在海外已经进驻美国硅谷、英国伦敦、新加坡以及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并在新加坡投入可变速单车;摩拜也已进入新加坡,英国曼彻斯特、索尔福德,日本。
  共享单车出海计划,除了是想把市场铺得更大外,海外市场更容易盈利也是重要原因。
  在摩拜与ofo公布的海外战略中,基本都选择了以当地1元货币为基础的定价方式。以ofo在新加坡的1新币/小时为例,目前1新币换算人民币4.93元,每单价格是国内价格的5倍;而英国的定价则可达国内的8.7倍。
  据ofo介绍,其在新加坡的累计注册用户已达10万,日订单量达到了2万。以每单1新币计算,每日可收入2万新币,约合人民币98600元。
  据ofo介绍,不同于国内市场“靠押金盈利”和“靠红包车和免费骑行刺激市场”的争议,共享单车在海外市场将会走得更顺畅,用高客单价带来可观的现金收益,是最稳定和最直接的商业模式。
  物联网
  在6月27日开幕的达沃斯论坛上,戴威表示,ofo与中国电信、华为共同研发新一代基于物联网NB-IoT技术的智能共享单车解决方案正式启用。
  接入物联网NB-IoT后,ofo就能够做到对每一辆车都精准监控,以及在单位时间内监控更多车辆,进而提升运营效率。
(ofo的智能技术)
(ofo的智能技术)
  对于饱受诟病的乱停乱放问题,也能得到缓解。精准数据有利于ofo进一步开发电子围栏技术,规范停车。
  2017年初,摩拜单车联合爱立信和中国移动,率先展开物联网技术的应用。经过几个月的实践,摩拜单车已建成全球最大移动物联网平台,覆盖全球超过100个城市、超过500万辆智能共享单车,每天产生的数据量超过5TB。
  在国内市场投放量已趋近饱和和难以盈利的情况下,寄托于物联网的运用与发展,将是ofo和摩拜在更长的一段时间里争夺的重点。 
  谁在推动共享单车死亡潮?
  朱啸虎说过“今年的重点不是合并是清场。”但众多后来者却认为,一个面向万亿用户的市场,能容纳的应该不止是两家公司。面对涌动的资本市场,真正的创业者和投机者都在进入。
  小蓝单车是由野兽骑行孵化的项目,公司CEO李刚称自己的优势在于在自行车领域的积累,在联网智能方面的优势。另外野兽骑行有自己的工厂和供应链伙伴,有一定的产能保证。
  在杭州运营的骑呗单车认为,自己本身就有多年的自行车城市运营经验,因此迈入共享单车是顺理成章的事。在战略的制定上,由于ofo和摩拜的势头过于迅猛,骑呗选择耕耘三四线城市。
  始终不认为共享单车能赚钱的林斌也进入了,这位莆田创业者在上海看到共享单车后,回到莆田创立了卡拉单车。至于未来的前景,他希望在用户的二次开发上做文章。
  还有一些觊觎共享单车的创业者,他们企图先在自己所在的城市小规模运营,产生这种念头的理由仅仅是“有些公司虽然实力强,但我更懂这里的用户。” 
  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对品途称,“如今国内已有100多家进入到共享单车领域的公司”。从这个数据看,在三四线城市存在许多地方性公司,如果没有资本支持拓展,仅靠押金和0.5元的客单价,如何在防止丢失和损毁的情况下得到发展呢?
  悟空单车就因为90%以上的单车都找不到了而无奈退出,宣布倒闭。倒闭的3Vbike之前在河北保定、廊坊、秦皇岛、北戴河、福建莆田等地投放的车辆绝大多数也找不到了。
  一边是创业者前赴后继,一边是触手可及的死亡气息。死亡潮,不是危言耸听。 
  除了行业本身的竞争外,一条“远程解锁”的黑色产业链也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死亡潮。
  据了解,这种远程解锁针对的大多数是装配了机械锁的车辆,ofo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 
  由于ofo机械锁的密码是固定的,因此大量ofo的车牌号和对应的密码被收录进一个数据库,掌握了这个数据库的人活跃在各种关键词为“共享单车”的QQ群里,那些没有缴纳押金却想使用ofo的人,通过QQ将车牌号和0.5元红包发送到相关人员手上,对方就会回复密码。
  另一种解锁是利用了ofo对师生免押金,及学生可以享受每天一次免费骑行,或者每月5元的包月服务的漏洞。
  完成学生认证后,学生则将自己和周围同学的免费骑行的机会卖出去。来自南昌的中学生小梦告诉品途商业评论,“得到别人发来的红包和车牌号后,点击‘免费骑车’,输入车牌号码,密码就会出来。”据他介绍,混在这样的QQ群里,每天能赚5-10元钱。
(小黄车密码群中的聊天记录)
(小黄车密码群中的聊天记录)
  这种行为被高原所不齿,但是更令他愤怒的是下面这种行为:
  当你在马路上遇到故障车的时候,这辆车很可能不是真的故障,只是被一些企图免费骑车的用户恶意“报障”的结果。
  当用户解锁后,点击“报修”,系统就会将车辆定义为故障车辆,而该用户的本次骑行则完全免费。但是当用户上锁离开后,下一位用户就因为“车辆故障”而无法使用了。
  高原说“共享单车的最大敌人是的利己私欲,为了几毛钱,损害了多少人的利益,太缺德!”
  耐人寻味的是,这种私欲是被5毛钱满足的。听从同学建议,做起开锁小生意的小梦说道:我们这么做,不犯法吧?
  共享单车被视为网约车后的又一次互联网商业浪潮,在上一波浪潮里,滴滴、快的、Uber等公司腥风血雨的激战令人记忆犹新。在共享单车的决战里,多方力量造成的死亡潮并不稀奇,但单车猎人普遍期待的是,可以有更少的单车被损坏。 
  个人私欲不可控,国民素质不可控,可资本砸多少钱可控吗?小梦说,“就像你故意把钱掉在我面前,哪有不捡的道理?” 
  累累的单车“尸骨”暗示着不可避免的死亡潮。
  令人反思的是,到底是谁挖到了真金白银?是拿到巨额融资的创业者?是素质不高的投机者?还是疯狂砸钱的资本?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登入]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