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9日,广电总局研究决定:鉴于江苏教育电视台11月24日录制竞猜节目《棒棒棒》时,违反国家有关宣传管理规定,致使恶言丑行在网上传播,放大了丑恶现象,违背了媒体职业道德,败坏了媒体形象,社会影响极为恶劣。同时,江苏教育电视台擅自变更节目设置范围,大量播出非教育教学节目。根据《广播电视管理条例》第四十九条、第五十条,《广播电视播出机构违规处理办法(试行)》第八条、第九条等规定,给予江苏教育电视台自2012年11月30日零时起停播整顿的处理。
  本报记者杜晓

  在北京住了将近一个星期之后,62岁的林阿姨无奈地坐上了返回老家的火车。至此,她对于自己手头所购买的大量所谓的收藏品增值保值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两年前,林阿姨在观看了电视购物节目之后,拨通了电话购买了一套纪念币,此后,促销电话接踵而来。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学者 郎咸平(资料图)

  中国的民航是世界上最暴利的、最爱延误班机的,更是所有国企改革里最虚伪的。表面上看,民航是央企里面改革最彻底的。它把整个行业分拆成三大相互独立的部分,分别是负责监管的民航总局、负责运输运营的国有三大航空公司和负责接运旅客的机场枢纽。而且从表面上看,国内航线有几个民营竞争对手,国际航线也有几个国际竞争对手。表面上看这么规范,也难怪我们的铁道部把民航作为改革的榜样。可是我要提醒各位,我们不要被表面上的东西所迷惑,而是要透过现象寻找其本质。

  我对民航做了一个深入的研究,发现了几个很奇怪的现象。一是赚钱模式很奇怪。国有三大航空公司赚钱不靠卖机票,不靠服务。靠的是什么呢?燃油附加费。就靠这种奇怪的模式,中国民航在其客运量和货运量占不到全球份额5%的情况下,却赚了全球航空业60%的利润!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微信之父张小龙

由微信之父张小龙主讲的《微信背后的产品观》,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引发热议,不少人直呼有醍醐灌顶之快感,果真如此上瘾吗?

知乎上的新问题“张小龙和微信有什么不足之处?”,虎嗅摘编以下回答,从不同的视角审查“神奇的”产品和“神化的”产品经理。

到底有多少人在用?

网友吴伟称,我一直觉得微信被神话了,到底多少人真正的在用我很怀疑,感觉和腾讯微博里的庞大粉丝质量类似。

他的体验包括:最开始突然发现语音对讲很有意思,但兴致没几天就下去了,接下来时不时QQ离线了,用微信回复下消息。直到发现可以用"附近的人”,于是没事就搜搜身边的人,捞几个漂流瓶,摇一摇,但是,对于不太喜欢搭讪的类似约炮功能,实在不会常用。他不禁自问,微信的价值在哪里呢?每天新闻?朋友圈?微博有啊,干嘛又同步发到微信上?

结论:不相信微信占据移动互联网入口,战略性产品之类的宣传。

日前,24岁淘宝女店主连续熬夜后猝死,令人唏嘘的同时,也揭露出网店业者的尴尬与无奈。近日,记者取得了两份针对4万名不同类型网店客服调查得出的生存报告和健康调查,在网民们线上血拼秒杀的同时,有47.9%的网店客服工作时间超过12个小时,但他们仍怀揣梦想,近8成客服的目标是未来自己创业开店,希望有朝一日能得到尊重和体谅。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眼保健操,伴随中国孩子成长已经近半个世纪。这两天,有网友发表"眼保健操无用论",让眼保健操成为了一个新闻话题。有微博称,"全世界仅中国做眼保健操,按摩毫无作用的穴位,49年来中国青少年近视率升至世界第二,达3.6亿人。"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此言一出,语惊四座。毕竟眼保健操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对此,天津眼科医院眼科中心主任李丽华表示,眼保健操毕竟只是保健,从来都不是预防;从目前来说,眼保健操仍然是一种全民适用的缓解视疲劳的方法。

  李丽华:客观的说从63年咱们有这个眼保健操,一直以来大家都把它当成是一种保健操,它并不是治疗操,就不能要求像临床工作这么严格了。这种群体服务我们还是要考虑到你这个受众面最容易接受的一种方式,纵然是它前头那几个穴位它都没有按摩到,但是闭眼睛、休息,按摩眼睛也可以缓解,在目前中国没有一个更好的给眼睛做保健的方法之前,我觉得不能全盘否定眼保健操。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中国学生的"四眼"形象确实已成一个标志。
分页: 4/49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