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电视剧《三国》太雷人

快乐无极 , 2010/05/08 19:04 , 影音娱乐 , 评论(0) , 阅读(4314) , Via 东方网 | |

  都说当今某些电视剧是弱化观者智商的,看了几集新版电视剧《三国》(总编剧朱苏进、导演高希希),我感到这句话确实颇有道理。

  本来,我对新版《三国》是寄于厚望的,因为这次电视剧《三国》中的人物,总算不再像上世纪80年代拍的《三国演义》那样讨厌,个个学罗贯中腔调、口中“之乎者也”。但看几集后,亦不免失望,最令人生厌的是电视剧随意改变人物定位,在情节上横添枝蔓。

  尽管此剧标明为“大型史诗电视连续剧”,又将剧名称为《三国》,但是,它其实并非“原创”而是改编自小说《三国演义》,因为大致情节、人物都来自于原小说(例如貂婵这个人物就是罗贯中而不是电视剧的编导“原创”),并非是编导 “新创作”。不过,因罗贯中早已作古,所以尽管此电视剧虽未标明改编自《三国演义》,但也决无“著作权”纠纷麻烦。所以,新版《三国》篇头连“根据《三国演义》改编”这样的说明也不肯打了,好像那情节都是编导原创的。这算不算“欺世盗名”呀?

  从小说到影视剧再创作时添减情节或细节,应该是允许的,例如鲁迅的《祝福》、茅盾的《林家铺子》等小说改编为电影后,加了一些情节,解读了小说的内涵,就都很成功。但是,改编时加添情节或细节亦应有个度,即不应该根本改变人物的本来面目或好坏的定位,因为人物面貌改变了,就不是原著的精神了。我看所谓新《三国》电视剧就有这个毛病,对《三国演义》中人物面貌随意进行改变。例如:吕布这个人物,无论历史上或在演义小说中,都是个小人,即反复无常,无信义可言,“有奶就是娘”,人品很坏。他早年随义父军阀丁原,后被同乡李肃用金珠、赤兔马收买后投靠更凶残军阀董卓。他虽勇武,但好色而见利忘义,所以在《三国演义》中是个令人讨厌的人物。但这次在新版电视剧中,他相貌英俊不说,更 “隐暪”了他杀丁原的罪行,只介绍他是“刚从西凉引军回来”的“义子”,添加了他和貂婵的谈恋爱的情节,说董卓劫迁汉献帝、百官赴长安途中,因遭诸侯军突袭,貂婵与“义父”王允失散,遂让吕布“英雄救美”,貂婵由感救命之恩而与吕布生爱,到长安后,吕布多次到王允府私会貂婵,当然两人关系依旧“冰洁”,俨然现代版恋爱故事。这样,就无异把吕布美化成为“狼窝”中的“义士”了。

  王允和貂婵的关系,在《三国演义》中,明确指出貂婵是府中歌妓,王允是司徒,在朝中位列三公,是最高执政者之一。汉时高官蓄养歌伎,一是为了宴请宾客时奏唱侑酒,二是供自己玩弄,所以,歌伎实为小妾。当然,貂婵略有不同,因从小被买进府中,深得王允喜爱,遂以“亲女”待之。但王允是决不能允许貂婵与吕布这样的“外男”有勾搭的。吕布是大人物,已封温侯,出行时有排场,他不可能偷偷去私会貂婵,每次去还携带着布帛粮米;王允府上门吏很多,为何吕布多次赴王允府,竟无人向王允报告?《三国演义》中说,王允欲除掉董卓,月夜仰天垂泪,貂婵见主人苦闷,亦不免在牡丹亭叹息。王允面对“亲女”般的美歌伎,觉得可以让她以色相去迷惑董卓、吕布,行美人计以反间。现在电视剧却改为王允发现吕布与貂婵私下相爱,遂立刻生出“一女二嫁”离间董卓、吕布的想法,这么一改,实际上就把王允和貂婵从道义上贬抑了,按现代理念,王允成为为卑劣小人,因为他已知“义女”与吕布相爱,还要去把她献给董卓玩弄;而貂婵甘心为“义父”去色诱董卓,实际是背叛了吕布的“真挚感情”,何况吕布还于她有“救命之恩” 呢,她就忍心这么做?这就从另一个角度美化了吕布,衬托出王允、貂婵的卑鄙,从而把本来一场正义的、有牺牲精神的诛杀国贼计谋,歪曲成为一场扼杀纯洁爱情的卑劣行动,真佩服编导的本领!还要指出的是,在三国历史时期,武将掠夺他人美女为妻,是很“正常”的事,如张飞外出采樵遇夏侯氏女掠为妻子;曹操、关羽垂涎秦宜禄妻美色,曹操战后霸占了秦宜禄妻、秦则在曹家当官;曹操占冀州后,曹丕把袁熙之妻甄氏占为妻子等,都是赤裸裸的掠夺。吕布途中对貂婵英雄救美后,却不去强行占有,而一本正经与貂婵去暗恋,他难道会顾忌王允?笑话!这样的“细节”添加都很不真实,只是现代人的想法,而以“史诗剧”自诩,就太离奇了,“史”在何处?顺便说一下,陈好饰演的貂婵,形象并不美艳,这样的姿色要打动身边不缺美女的董卓、吕布,难!

  至于另外添加的一些情节,更加离谱。如王允借祝寿在家大办宴会,却说为了 “不要惊动了巡夜的鹰犬”,要家人“关闭大门,熄掉钉火”,这一细节十分可笑,王允大办寿宴,赴宴官员一个个驾车而来,动静特大,岂是靠关门、熄灯就能瞒过董卓耳目的?这不是在演绎王允版的“掩耳盗铃”吗?王允寿宴还将曹操安排于末位,让他坐小几座,这是抄袭于《三国演义》袁绍对待刘备的“礼节”,很不新鲜。电视剧更是把《三国演义》中写到的十八路诸侯讨董卓,放在曹操行刺董卓之前,而不是演义中曹操因行刺失败逃回家乡才散家财起兵讨贼,并发矫诏引来袁绍及十八镇诸侯,实际上对曹操雄才大略形象有损。

  罗贯中的小说《三国演义》为何能百读不厌吸引人?主要是书中传递了智慧,无论是战场、情场、会场还是朝堂,或同僚间、统帅间、敌国间、盟友间、上下级间、兄弟间、民族间、情敌间,都无时不在斗心斗智斗勇,弄机巧、搞阴谋、设陷阱,且互相间高手对决、棋逢对手,如刘备与孙权、诸葛亮与周输、刘备与曹操、王允与董卓、吕布与董卓、吕布与刘备、吕布与曹操、曹操与袁绍、曹操与张绣、刘表与孙坚、刘表与刘备、诸葛亮与孟获、诸葛亮与司马懿、关羽与曹操、张飞与张郃、鲁肃与诸葛亮、汉献帝与曹操等等,无一不是龙虎斗、熊罴角,这才是在书写壮美“史诗”,那些政治角力、战场布阵对仗,计谋智慧与奸诈巧计结合,战略策略相辅,所以才好看。而电视剧若用现代人观念去解读小说,无疑把复杂斗争简单化,变智慧为愚昧,这不是让观众越看越蠢吗?

  当然,新《三国》电视剧还只开了个头,后面的戏是智是愚,尚不好说,但我认为不会好哪里去。因为《三国演义》是极高智慧的结晶,电视剧编导想要靠“节外生枝”去超越,我看很难。这不,刚播出不久就“板砖”横飞了。

Tags: ,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登入]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