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周刊:云计算虚实

引用
“换汤不换药”的云计算帮助国外公司在商业上取得成功,而中国各级政府的过度热心,不仅可能放大其固有的数据安全问题,还可能意味着巨大的资源浪费

  □ 本刊记者 于达维 | 文

  从“有锂走遍天下”“煤飞色舞”,到“大风起兮云飞扬”,中国的资本市场从来不缺炒作的概念。来自工业和信息化部(下称工信部)和国家发展改革 委员会(下称国家发改委)的一纸通知,引爆了资本市场上原本波澜不惊的计算机板块,多只利润微薄甚至在亏损边缘挣扎的计算机企业股票,因为涉足“云计算” 而一飞冲天。

  10月18日,工信部和国家发改委联合印发通知,确定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无锡五个城市,先行开展云计算服务创新发展试点示范工作。通知 发布后,涉足云计算的浪潮信息(000977.SZ)股票就在一周内涨幅近40%。11月1日,在停牌五天之后,浪潮信息复牌即告涨停。但实际上,该公司 在今年5月的股东会上曾公开表示,服务器行业的高端技术还掌握在IBM等国外厂商手里,云计算目前对其而言只是概念,公司并没有研制出相关产品,很长时间 内都不可能带来实际收益。

  当谷歌几年前提出“云计算”概念时,国内学术界已经对其嗤之以鼻,认为这是一种没有太多技术创新、纯粹商业噱头的概念。由于亚马逊、谷歌在云计算上的商业成功,以及微软、IBM的巨额投入,中国的管理部门和企业坐不住了,生怕错过了这班“可能是继互联网之后下一次IT产业革命”的末班车。

  但批评者指出,云计算并没有什么技术上的突破。以政府导向、“百团大战”的形式,去拥抱一种“新瓶装旧酒”的商业模式,不仅可能放大云计算本身固有的数据安全和隐私问题,还可能意味着资源的巨大浪费,与倡导计算资源高效应用的云计算本身背道而驰。

  新瓶装旧酒

  六年前,经营在线书店的亚马逊为了应对销售峰值新购进一批IT设备,用来搭建自己的电子商务系统。由于设备经常闲置,这家企业便开发出将大型服 务器虚拟化的程序,将这些大型设备化整为零地租给其他人使用。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随着这方面业务的扩大,专司云计算业务的亚马逊网络服务公司应运而 生,其收入在每年1亿美元左右,用户包括礼来制药、《纽约时报》等知名企业。

  简单地说,云计算是大型网络服务商(如亚马逊、谷歌)将计算服务像水、电一样向用户集中提供,实现高效服务,而用户也省去自行购买和维护服务器等方面的麻烦,通过互联网就可以从“云”端的网络服务商那里获得这些服务。

  首先给这种服务冠以炫目名字“云计算”、正式提出“云”概念和理论的是谷歌,IBM也相继高调进入云计算领域。在这些国际知名企业的热炒之下,云计算被认定为新一轮的IT热潮,还有人将其界定为继大型计算机、PC机、互联网之后的第四次IT产业革命。

  中国科学院软件所并行计算实验室主任张云泉对本刊记者说,云计算是一种很成功的商业模式,其成功要素包括虚拟化技术、SaaS(软件即服务)技 术,以及大规模海量数据处理技术。以亚马逊和谷歌为代表的几个大公司已经用实践证明其可行性,比如Gmail服务可以让用户无处不在地访问和应用,调配资 源。“好处就是用户用起来方便,厂商也可以很方便地卖自己的产品。”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尽管各种设备单价越来越便宜,但客户认识到需要的其实是服务,而不是那么多设备,这是云计算成功的一个基础。“计算应该就像水、电一样,由少量的人提供服务。云计算在五年到十年内,将会给企业的IT部门带来巨大变化。”

  实际上,云计算的概念早在几十年前就存在,过去的网络计算机、并行计算、网格计算,都可视为云计算的前身。张云泉说:“云计算代表了一种商业模式,而不是一种技术突破。”

  云计算领域的知名博客SaaS博士甚至这样形容:云计算只是一个被某些公司市场部门编造出来的IT恐龙,并用科幻的手法展示了出来,很酷很吸引观众,但它是恐龙,早已经消失过一回的史前物种。

  云计算热潮

  当业界对云计算看法不一时,中国政府部门已在强力推进。工信部和国家发改委在《关于做好云计算服务创新发展试点示范工作的通知》中,确定北京等五个城市先行开展云计算服务创新发展试点示范工作。

  试点示范工作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一是推动国内信息服务骨干企业针对政府、大中小企业和个人等不同用户需求,积极探索SaaS等各类云计算服务模 式;二是以企业为主体,加强海量数据管理技术等云计算核心技术研发和产业化;三是组建全国性云计算产业联盟;四是加强云计算技术标准、服务标准和有关安全 管理规范的研究制定,着力促进相关产业发展。

  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政府主要是担心IT业会有一个很大的转机没抓住。重视当然是不错的,但问题是不是需要动用大量财政资金,插手这个市场行为。

  中国各个地方政府的云计算计划,早就走在了中央政府的前面。今年8月,上海推出预计总投资31.2亿元的“云海计划”,提出培育十家年经营收入 超亿元的云计算技术与服务企业,推动100家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企业向云计算服务转型,带动信息服务业新增经营收入1000亿元,将上海建成全国的云计算技 术与服务中心。

  不甘落在上海之后的北京,于10月初提出“祥云工程”行动计划,提出到2015年使“云计算”的三类典型服务——基础设施服务、平台服务及软件 服务形成500亿元产业规模,由此带动云计算产业链形成2000亿元产值。与上海的目标相比,北京更具雄心,要做“中国乃至全球的云计算中心”。广东东莞 等地的地方政府,也都在云计算方面投入了大量公共资金。

  其实早在2008年2月,IBM就在无锡市太湖新城科教产业园建立中国第一个云计算中心。今年,微软也在中国启动一项名为“城市扩展”的计划。 9月,第一阶段包括东莞、青岛、西安、南京四座城市在内的计划已经完成。这些国际巨头还在积极与各地政府及高科技园合作建立云计算中心。当然,它们实际上 是把现有的软硬件技术迁移和扩展到云计算上,用户得到的产品没有新的功能,不过换了一个标签。

  业内人士分析,由于缺乏对云计算的系统性认知和思考,中国在技术研究、产品规划、项目建设等方面陷入人云亦云、不切实际的盲目模仿中。

  一位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透露,上海市领导指示财政部门要为云计算做好准备,但财政部门的人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准备。“上海市领导总是 问为什么马云没有出在上海。其实文化上的因素也很重要,我们的企业需要的是鼓励创新和自由发挥的土壤,而不是不断推出的各种计划。”

  武汉“云港”大概是关于云计算的最离奇规划。今年1月,美国赛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武汉市新洲区政府签署项目合作意向性协议,号称投资600亿元建设占地18平方公里的“中国云计算国际数据港”。“这哪是搞云计算,分明是做房地产。”前述业内人士说。

  根据武汉当地媒体的报道,美国赛科公司拥有全球领先的完整云计算技术和配套产业链投融资能力,但业内几乎没有人听说过有这么一家企业,网络上也 查不到这家公司的公开资料。武汉当地工商局的资料则显示,赛科云港信息技术(武汉)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仅为150万美元,实收资本更只有30万美元,公司规 模为10人到50人。

  “忽悠中国政府?”

  面对中国各级政府对云计算日益高涨的热情,不少人士忧虑不已。

  云计算在降低计算成本方面确实功不可没,但其提供服务的实际能力已经备受指责,云储存中的资料安全性也受到挑战。今年6月,云服务提供商AT&T暴露出安全漏洞,泄露了超过十万iPad用户的邮件地址。后来AT&T就此事郑重向用户道歉。

  从事云计算虚拟资源管理层(IaaS)技术研究的普华基础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江水对本刊记者说,从成本及维护的角度考虑,云计算可以整体 降低企业的IT投资费用,但安全问题是其发展的一个主要障碍。国际知名分析机构Frost&Sullivan2009年底对中国300个大型企业 的IT决策人做了调查,其中72%的企业认为云计算在技术上仍然没有成熟,69%的企业表示现阶段云计算存在很高的安全风险。

  在中国,云计算或许更有可能成为机构和个人隐私泄露的“帮凶”。而那些由地方政府主导的云计算中心,会不会为公权力践踏个人隐私提供便利,同样让不少人心存疑虑。

  云计算低成本之说也遭到业内人士质疑。上海超级计算中心主任奚自立告诉本刊记者,云计算商业模式的核心价值是低成本,但急需庞大的通信资源支持,“中国的电信、移动为什么这么起劲?云计算成本中,其实通讯成本是最高的,但恰恰被剔除在成本之外”。

  去年,中国移动正式对外公布其正在研发和试验的平台“BigCloud——大云”。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院长黄晓庆当时表示,中国移动希望利用云计算平台成为信息服务的供应商,云计算和无线网对其未来的业务发展同等重要。

  目前,北京、成都、无锡、苏州相继建立的云计算中心,均号称可以达到几十亿次的计算能力。但业内人士强调,计算能力的大小是超级计算机中心的本 质,云计算的本质应该在于可以服务多少客户,提供多少存储能力。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信息技术处处长嵇智源在今年8月的“浪潮云海In-Clouds 云计算战略发布会”上说,中国云计算正呈现“头重脚轻”的发展趋势,即云计算应用种类繁多,但基础核心技术缺失,长此以往,宛如“空中楼阁”,前景不容乐 观。

  奚自立对本刊记者说,国外的大公司已经了解中国政府的行为规则,他们一直在忽悠中国政府,影响决策的导向,成立云计算中心的目的也是圈政府的 钱。其实,中国公司没有占到任何便宜,软件、硬件大多数都是国外的,中国公司只是觉得有钱可以花了,装备更好了,感觉更好了,但使用率是不是提高都成问 题。

  一位研究人员说,国内有一种把云计算泛化的趋势,甚至戴着云计算的帽子去申请研究经费,国家也把好多研究经费拨给云计算,科技部甚至准备在“十 二五”规划中部署云计算,但这种技术其实已经成熟了,没有那么多需要研究的问题,这对国家而言是更大的损失。“谁都想戴上这个帽子,也不清楚云计算是什 么,能不能成功。”

  对于北京、上海等地分别推出的“祥云”和“云海”等计划,他认为有急躁之嫌。“其实这最好是由企业自己去探索,国家做这种事情风险很大。可能会有成功的地方,但也可能会有很大浪费。美国政府不会做这样的计划,只会去采购。”

  虽然奥巴马政府公布了云计算计划,但其目的是为了降低基础建设的支出,尽可能依赖既有的系统,避免建立过多的数据中心。 “他们想的是怎么省钱,我们想的是怎么花钱。”前述研究人员说。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没有合适的服务和盈利模式,云计算中心甚至可能变成大量消耗电力的摆设。有业内人士说,中国的多个云计算中心资源利用效 率低,有些甚至连虚拟化都没有实现,完全违背高效、节能、低成本的云计算初衷。像无锡的太湖云计算中心,目前运营收入甚至连电费都不够。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登入]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