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欲起诉方舟子名誉侵权 方舟子愿意当面对质

快乐无极 , 2012/01/30 12:57 , 业界新闻 , 评论(0) , 阅读(4510) , Via 京华时报 |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拟索赔10万元以示惩戒

  本报记者 卜昌伟 漫画 谢瑶

  昨天,韩寒的合作伙伴、出版人路金波对外发布称,方舟子通过互联网质疑韩寒“代笔”,对其名誉造成损害,韩寒当天已委托律师,将在上海提起诉讼。他还透露,韩寒本拟向方舟子索赔2000元,后认为2000元起不到任何惩戒效果,改为10万元。韩寒将于今天更新最后一篇文章,表明对方舟子质疑事件的处理办法。方舟子接受采访时表示,法院判谁输谁赢并不是靠当庭唇枪舌剑,“我的分析当然会进行到底,而且会一一发表在网上,网上才是主战场。”

  鉴定手稿证清白

  路金波接受采访时转述了韩寒的看法。他说,1月19日至1月28日期间,方舟子在微博连续发表《造谣者韩寒》《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韩寒的悬赏闹剧》等文章,以及转发、评论若干他人文章,明确指出韩寒作品“代笔”“水军”“包装”。

  “韩寒进行了部分回应,提供了一些自证的事实。其他人员也提供了部分证据,在网络上流传较广。所有这些回应,尤其是一些明显指出方舟子事实和逻辑错误的言论,均未被方舟子采用。”路金波说,为了证实作品为自己亲手创作,韩寒自行整理了1997年至2000年间的手稿、通信、素材本等资料,合计约 1000页。这些资料将进行公证和真实性司法鉴定,包括纸张的年份鉴定、韩寒的笔迹鉴定。韩寒认为这些资料足以证明《求医》《书店》《杯中窥人》《三重门》等均为自己独立创作。韩寒同时举证,证明写作过程及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无“代笔”“作弊”行为。

  路金波说,鉴于方舟子在质疑过程中,多次歪曲事实,多次进行误导的推理,得出与真实情况完全相反的结论,并大肆传播,构成对韩寒名誉权和财产权利的严重侵犯,韩寒将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方舟子公开更正、道歉,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

  继续发文揭疑点

  方舟子昨天发表博文,继续质疑韩寒的文章和说法有多处自相矛盾之处,并坚持认为韩寒早期的文章《书店》《求医》等文章肯定不是韩寒本人所写,怀疑由枪手代写。

  在这篇《点评韩寒及其父亲的回应》博文中,方舟子针对韩寒及其父亲韩仁均的三篇博客文章进行点评。

  对于韩寒在《看着手稿真欢乐——附16岁写孔庆东文章一篇》中谈及“幽默”的英语单词“humor”是他活用词典的结果,方舟子分析认为,韩寒自称熟读钱钟书,却不知道《书店》一文关于幽默的说法其实是抄自钱钟书的《笑》:“我们不要忘记幽默的拉丁文原意是液体,好像贾宝玉心目中的女性,幽默是水做的……”却狡辩说是从字典查来的。这可作为《书店》不是韩寒写的一个证据。

  在《看着手稿真欢乐——附16岁写孔庆东文章一篇》中,韩寒说:“至于有几次我前后供述对不上,我和我父亲供述对不上,这些都是无关大局的小问题,毕竟十多年过去了,谁还能记得那么清楚。在电脑前的朋友,13年前的今天你在做什么?甚至13年前的这个月你在做什么?”

  方舟子认为,韩寒的前后供述对不上、韩寒和他父亲的供述也对不上,都是涉及韩寒的人生重大事件的问题,比如新概念作文大赛、《三重门》的写作、语文成绩的好坏等,岂是“无关大局的小问题”?他说:“13年前的今天我做什么我不一定记得清楚,但是13年前我干过的大事的前因后果和细节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不管何时叙述,都不会出现前后矛盾的说法。如果一个人及其亲人对一件事的说法不一,反复无常,说谎的可能性就很大。刑侦警察就是这么破案的,文本考据也是这么研究的。”鉴于此前范冰冰表态支持韩寒,愿意追加2000万征集“代笔”的证据,方舟子说:“如果韩寒败诉,我是不是可以找他和范冰冰要 4000万?”

  愿意当面对质

  将被韩寒告上法庭,方舟子表示没有感到有任何压力:“输了大不了赔钱,十万元还是赔得起的。但决不道歉,我不认为我有错的地方。”他发表声明称:“我本人不会出庭,我的律师会去应诉。我愿意在别的合适的场合(比如没有粉丝在场的直播)与韩寒当面对质。”

  方舟子认为,自己对署名韩寒的文章的分析、质疑、批评,属于言论自由和学术批评,而韩寒及其团队对他的攻击涉嫌侵犯名誉权。他说:“法院的判决结果不论是否对我有利,我不认为会影响到我的分析结论是否成立。诉讼不会对我继续分析署名韩寒的文章产生任何影响。”

  ■相关

  新概念评委

  将起诉麦田

  本报讯 (记者卜昌伟)昨天,路金波在微博中透露,韩寒的代理律师同时代理了《萌芽》杂志社新概念作文大赛评委李其纲诉麦田名誉侵权案。路金波表示,麦田在《人造韩寒》一文中称李其纲操纵新概念作文大赛,对李其纲本人的名誉造成侵害。路金波认为该案证据丰富,相关判例会成为“韩寒案”部分证据。

  得知自己将被起诉,麦田反应迅速,他说:“关于《人造韩寒》中涉及李其纲先生的内容,全部来源于网络公开资料。并且,我第一时间转发了李先生的声明,第一时间在自己的文章中附带声明链接;同时道歉删文,对方也接受了道歉。现在有消息说要起诉我,这是某些人在炒作吗?树欲静而风不止!如果法院受理,我将积极应诉并且反诉。绝不和解!”

  眼下即将吃官司,麦田发声明决定重新质疑韩寒。他说:“春节前出于各位师友建议,加上证据不足,本着厚道之心,即使韩寒恶毒辱骂,我还是向韩寒、韩仁均、李其纲道歉,并获得他们接受。现在刚开年,路金波突然发博言及李其纲准备起诉我。如此反复,悖乎情理,欺人太甚。我坦然面对,并发誓重新开始质疑韩寒,进行到底。”

  文/本报记者 卜昌伟

  评论:质疑要合理 愤怒要节制

  □韩浩月

  春节期间,“韩寒大战方舟子”成为最吸引眼球的网络事件。现在假期结束,随着报纸恢复正常的出刊版面,“韩方大战”将会延续到纸媒上,传统媒体的参与会继续放大这起事件的影响力,也有助于结束网络上对该起事件偏于浮躁与无聊的讨论氛围,进一步引领大家反思“质疑与诽谤”的言论边界在哪里。

  韩寒好友路金波已表示将聘请律师到法院起诉方舟子,如同方舟子细心从韩寒《三重门》寻找“代笔”证据那样,法院也会从细心评判方舟子的质疑文章中是否有词汇涉嫌“诽谤”。但这起案件即便法院受理并最终作出判决,也无法为“韩方大战”一锤定音,持有相反观点、站在两个不同阵营的人,依然会固执己见。

  “韩方大战”走上法院是个好事,也是个糟糕的事。好的地方在于,双方可以通过法律分出“输赢”;糟糕的地方在于,本该以人品、文品就可以定输赢的事情,却要通过法律手段的干预。如同一些网友所说的那样,这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战斗。围绕这场战斗,无数人制造了无数信息垃圾,一场本不该发生的风波,导致了一场与事情本身关联并不大的“站队游戏”。

  方舟子有质疑韩寒的权利,每个公众人物也有承受被质疑的义务,影响力愈大愈是如此。道理很简单,公众人物通过影响力获得利益,就理应在公众领域拿出负责任的态度。自证清白的确是困难的事情,但如果有条件自证清白,一两件有力的证据足以击破绝大多数流言。韩寒后期贴出家书,其实就是一种自证清白的方式。如果事件发生初期,韩寒能够少一点愤怒多一点理性的应对,事情会变得比现在简单得多。

  拥有质疑的权利不等于可以无条件地滥用。“质疑”是“诽谤”的邻居,一不小心就会越过围墙而自己却浑然不觉。方舟子也是公众人物,因此更要秉从 “合理质疑”的原则,不仅不能“大胆假设”,更要“小心求证”。罗列公开信息可以,但在舆论导向方面,不能夹杂太多个人情绪。运用“逻辑”来证伪是可行的,但“逻辑”在很多时候,都是要让位于证据的。没有确凿的证据,就要“疑罪从无”。

  在情绪化方面,韩寒一方甚至要大于方舟子一方。近年来被贴上“意见领袖”“公共知识分子”“公民代表”等诸多标签的韩寒,在论战时也使用了诸多非理性的言词,不但没有与其身份所相称的思考与表达,就连早期大战白烨、高晓松等人时的放松姿态也消失了。多余的愤怒让韩寒在论战时处在了被动的状态,加大了其“被误解”的几率。

  如果了解这些年发生于公众人物之间的口舌之争,便不会对“韩方大战”感到奇怪,这不过是以前诸多类似事件的再一次重演。只有揣度与怀疑,不讲事实与证据;只有攻击与谩骂,缺少冷静与反思;只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没有“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在浮躁的社会,知识分子本应以理性之美开启民智,却往往被社会的浮躁影响,走上言论的极端,徒给人们留下笑柄。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登入]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