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确社交网络被指成耍流氓工具:LBS沦为帮凶

南方都市报城市周刊封面:精确社交
南方都市报城市周刊封面:精确社交

<p></p>

  混搭的微信、小圈子的Path、情侣专用的Pair、只爱陌生人的陌陌……

  社交网络越来越细致、精准、目的明确,我们称之为精确社交

  近日Facebook上市,号称活跃用户高达9亿,让人不得不直视社交网络的急速进化。

  人数上限150人的Path、被民间称为“约炮神器”的陌陌、什么都有的怪胎微信、只有情侣二人使用的Pair……

  在经历了什么人都可以是网友,谁都在你的社交网络中的泛社交时代后,人们开始探索更具选择性的社交模式,正如现实生活中在没朋友的时候努力结识一切人,在朋友数量达到一定基数后则会开始挑剔。

  后Facebook时代的社交网络不再盲目追求多和全, 而是将人群通过地理、兴趣等划分成精确的小组,社交的目的变得更为明确,摄影控一起去采风,吃货们就得一块大吃,这样的改变也说明我们多么害怕寂寞,科幻 小说中那些不需要真实接触的未来在目前看来很难实现,键盘和网线其实只是大多数人想拥有真实接触的有利工具,而已。

  精确社交,这是我们创造的新词———它指向的就是当下越 来越目的明确、细分化的社交方式,不是你用哪一个社交网络的问题,而是你在不同的需求下选用不同的社交网络的问题———当选择变得越来越多,熟人社交和生 人社交分离、强联系和弱联系分离,我们可以有更科学、更细致的社交管理,可是,我们因此而摆脱孤独感了吗?

  啧啧,连婴儿都有一批专属的社交网络了

<p></p>

  这个社会的胖子会越来越多!据美国加州大学圣迭哥医学院和社会科学部教授James Fowler研究,社交网络有传播肥胖的可能。虽然其发生过程尚不清楚,但肥胖与社交网络一旦建立关联,减肥的时候,还需要戒社交网络吗?

  不过,想戒更难!一周前的Facebook上市,就已经被认定为互联网的第三次浪潮。在这社交网络的浪潮之下,躲得躲不了被灭顶是一说,想要不湿身?除非你不用电脑,或者穿越回归到黑白版本的诺基亚、摩托罗拉年代。况且,社交网络许诺的是一个灿烂的未来。一个有着英雄惺惺相惜的圈子,一个有着近距离时空关系的现实,一个能够舌灿莲花、喋喋不休、无人嫌你烦的场 所。依照麦肯锡只坐头等舱的逻辑而言,说不定,一个社交圈就等你免费坐一趟头等舱,可以售出自己的产品、兴趣、智慧,甚至本人。当然,前提是你得找到社交 圈。因为,在各种社交网络横行的当下,你得分得清,你在售卖顶级鱼翅的时候是不是面对的是一个环保主义者。

  大学生、邻里、吃货、书虫都有自己的专属网络

  5月29日,Facebook的股票狂泻近10%,跌至30美元以下,而几天前,这个互联网童话的男主角扎克伯格才刚刚把自己在Facebook上个人页面状态改成了“已婚”。有人说,这是一个蜜月的开始,另一个蜜月的结束。

  其实,如此说法未免目光短浅、心胸促狭。殊不知,即便Facebook的股价犹如暴雨天起航的飞机颠簸不已,但起飞就已经像是刺向华尔街天空的 一针鸡血———更多的人怀揣信奉上帝般的虔诚认为,前方风急雨骤,但分分钟就会万里晴空。因为,Facebook们掀起的是互联网的第三次浪潮(前两次是 w indow s操作系统的建立以及雅虎、G  oogle的上市)。在社交网络这个系统中,Facebook就像太阳系中的太阳处于中心位置,但一些新型的社交系统,例如,Path、陌陌、Pinterest、Instagram、Thumb、Foodspotting亦在以自己独特的所在吸引用户。新星不断诞生,黑洞不断发展。当然,其信仰的背后是基于这些社交网络的革命性。

  有关网络社交,早在江湖上流传这样一个质疑———你永远不知道电脑的那头是人是狗。而新兴的社交网络则是彻底将这种想象力的苗头按压至瞎掰的谷 底。不管是定位社交、兴趣社交、圈层社交,各种细分的、精确的网络社交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关系,人与人的关系。除非对面的那条狗亦有大学身份、懂得品 鉴1982年的波尔多红酒,或者也读得懂康德。

  关系,说起来挺庸俗。但话糙理不糙。唐寅的雅集不就是拼酒、泡妞兴趣班吗?常春藤盟校不就是政客们的欢场吗?网络社交不过就是将这古今中外的社 交网、兴趣班搞成了“相见不如怀念”的意淫版本,当然,有些人更以见面为直接目的。且别说大学生、邻居、阅读、美食等各种细分社交网络的风行,就连婴儿都 有了自己的社交网络,诸如Totspot、O dadeo、Lil‘G ram s、K idm  ondo等一批婴儿社交网络全都是在贯彻关系“从娃娃抓起”。

  不管二逼或天才,你的朋友圈不会超过150人

  在现实中看不见的关系网,在这社交软件中却愈发显得明显。看着洋洋洒洒的关注名单,自豪得要像交际花接受眼光膜拜时频频且优雅地点头。不过,亦 有孤寂凄凉的时刻———当你振臂一呼,指望朋友能给予襄助之时,甚至只是想邀得陪你过周末的人,那些名字沉默得就像黑洞一样,意兴阑珊到恨不得把这帮人与 软件一并删除。这叫连锅端。而在这混沌错乱的年代,在这个人情寡淡的社会,大把的锅正煮沸着,大把的锅也正让你恨不得连锅端。

  Path、朋友圈的模式正是一剂心灵鸡汤。看着微博那几千、几万不是僵尸的僵尸粉,平日里再活跃的强关系也难以以朋友的姿态出现。而在Path与朋友圈中,这种弱关系则会被打破,烂友滥情的社交关系被避免。

  英国牛津大学进化人类学教授罗宾·邓巴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人们可以拥有1500名社交网站‘好友’。但只维持与现实生活中类似的大约150 人的‘内部圈子’。社会圈子的数量增加,人脑的智力负担显然要呈现级数变化。”而这150定律从原始社会开始即是如此。一个部落超过150人就会慢慢分化 成两个,罗马军队的基本单位是150人。寄希望于网络可以拓展社交圈,甚至期冀社交圈无限大的人怕是只能目光迷离地看着这“寥寥”150人兴叹。

  城市沙龙式的社交注定要回归到家庭式聚会。分享视频、分享照片、增加表情显然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这种分享勾勒出的是更亲近的私密关系。如果 说,Path通过150个朋友人数上限刻意勾勒出客厅式的私密的话,那么,Pair就完全是情侣之间的闺房亲密了。在这封闭的二人世界,窃窃私语、卿卿我 我、恩恩爱爱。早知有此社交软件,某个把微博当Q Q使用的公务员在与美女调情之时,就不会引来无聊看客的集体围观了。

  签到、约炮、邻里服务……LBS消解距离,却又沦为帮凶

  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基于位置的服务),但在坊间,它被称为Lo-cation Based Sex,中文为,一切不以泡妞为目的的社交网络都是耍流氓。

  这是豆瓣上 一个自称“驰骋社交网络多年,向来以智慧而非蛮力约炮”的青年自述:“在数位素未谋面或仅有一面之缘的女性轮番摧残下,我的意志和三观几近被击垮,终于在 两周前默默地删除了陌陌。”这位青年笔下的陌陌就是大名鼎鼎的“约炮神器”。当然,亦有人天真地奢望在陌陌上能找到真爱。

  除了陌陌之外,邻居社交、附近的人以及各种签到都是对真实的物理距离的回归。在烽火、家书、电报、电话的时代,跨越距离、消解距离是人类的愿 望。而进入网络社会之后的天涯咫尺零距离是幸福,亦是劫数。不需要眼巴巴地绝望地看着远方的人时,反而愈发陷入对周边人的好奇之中。网络诞生的意义在于消 解物理的空间距离,却反倒过来,又服务于物理的近距离,成为物理空间的帮凶。泡夜店时,即便是孤零零地坐在一旁,不敢与一旁的美女搭讪,也想知道究竟身边 的这些人是何许人物。长夜漫漫,孤枕难眠,青灯草床辗转千次,还不如找寻同样失眠的人慰藉。找寻物理空间中的“知音”,LBS不仅是给了狗一样的鼻子,还 顺带附着了丈量距离的雷达。

  不过,正如成败萧何。陌陌等定位服务自然是提供了与帅哥、美女们鏖战的机会,同时倒也容易泄露马脚被哪个正室追杀,或者是陷入仙人跳的圈套。而 邻居除了能相互守望的同时,亦要担心是否会被某些不良用心的邻居利用玩一场尾随或者整蛊的游戏。因为,有美国机构调查研究,15%的受访者会在社交平台上 表示自己已离开家,35%的用户会利用智能手机公开目前的所在位置,而盗窃前科犯中亦有78%的小偷会利用定位软件盯梢“客户”。

  以兴趣为主题的社交网络不过是古代兴趣小组的升级版

  在这世上,有人会为伯牙断琴,有人会闻雅香而动。每个人都在找寻自己的磁场。并且,在这磁场之中结交守望相助的知音。他们在现实中的关系很浅甚至是没有,但大抵都有重英雄惜英雄,相见恨晚的情愫交织。

  而在T w  iitter、Facebook、微博这些社交网络中,英雄们往往有生不逢时的错觉。他们激昂地抒写诗歌,却被水泥森林般的死寂掩埋激情;他们给出自己小 儿的一张“尿床”写真,却也被捧臭脚者误以为有惊天巨作问世;他们拿出一块家传的上好宝玉,只差上面没写上“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却被一帮围观者质疑是真 是假。只叹:我很忧伤,我很厌烦,我很愤怒。我空有粉丝成千上万,却仍缺知己者一人。我恨不能兼容于世人,通达于天下。

  一个音乐狂再也不用在Facebook接收那些与你品味不一的朋友们的音乐分享了。听起来,有些背信弃义,但实在是件快事。基于社交图谱的朋友 圈往往是同学、同事,时过事移,恰同学不再少年,稀少了的不仅是头发,还有共同话语。同事亦是共同纠结在职场中,远近亲疏难控,怕是一时难以将兴趣完全分 享。而兴趣网络则是呈现出高度近似的气息圈地,兴趣让这些英雄们心气相通,当然,二逼与屌丝们也一样找到自己的欢场。只要有共同兴奋点,即便相隔天涯,亦 会嗅着个鼻子凑到一起。

  不过,在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人文学院教授于长江看来,这种兴趣社交网络不过是兴趣小组在网络时代的延续而已。“古今中外自有各种各样的兴趣小组,而网络不过是充当了更便捷工具,从社会组织与交往方面没有实质性的变化。”他认为,这兴趣社交不过是鸟枪换炮而已。

内文分页: [1] [2] [3] [4]
Tags: ,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登入] [注册]